网赌平台

来源:岑溪供水企业
编辑:蒙子奇
时间:2017-04-19 00:00:00
山歌 花山上的“红辣椒”

言不由衷地会吟咏杜牧流传千古的名诗《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步入清明,杜牧这首《清明》,注定勾起思亲念祖的乡愁。

清明前后,也是外出踏青,寻亲访友的时节。宋代诗人黄庭坚有诗为证:白白红红相间开,三三五五踏青来。戏随胡蝶不知远,惊见行人笑却回。

与之相对的,是描述劳动的喜悦之作。在这当中,我最喜欢的还是影片《刘三姐》中的唱段,你听:一群采茶姑娘的合唱——三月鹧鸪满山游,四月江水到处流。采茶姑娘茶山走,茶歌飞向白云头。草中野兔窜过坡,树头画眉离了窝。江中鲤鱼跳出水,要听姐妹采茶歌。采茶姐妹上茶山,一层白云一层天;满山茶树亲手种,辛苦换得茶满园哟依哟。春天采茶茶抽芽,快趁时光掐细茶,风吹茶树香千里,赛过园中茉莉花哟依哟。采茶姑娘时时忙,早起采茶晚插秧。早起采茶顶露水,晚插秧苗伴月亮哟依哟。

这是怎样的情景:鹧鸪满山游,歌声飞云头。野兔、画眉和鲤鱼都听起姐妹唱的采茶歌来了,采茶姑娘在层层叠叠的茶山里,一边采茶,一边对歌,会是怎样的诗意?外出踏青融入这诗情画意间,是不是比杜牧描述的路上行人欲断魂更让人精神焕发,是不是对未来美好生活有了更多的向往?在采茶中对歌,会不会比“戏随胡蝶不知远,惊见行人笑却回”更有意思?众位看官,请你再跟随影片的镜头,听一下刘三姐的歌声,你自然地会有答案:

采茶采到茶花开,满山接岭一片白。蜜蜂忘记回窝去,神仙听歌下凡来哟依哟。

这就是诗意的生活,这就是劳动的喜悦。天堂有什么时候好呢?要是真的那么好,嫦娥为什么会感到寂寞,神仙为什么要下凡听歌来了呢?这就是壮乡人民的梦想,这就是劳苦大众心底的声音。每每听到刘三姐的歌声,我就深为壮乡儿女感到自豪。这样一幕经典的影片,凝聚着八桂人民多少心血,那可真是数代人的理想。让歌声飞向世界,让世界歌手齐聚八桂,让世界的歌声回荡在壮乡儿女心坎上,《刘三姐》算得上是描述广西人的大气磅礴之作。改天换地的壮举,源于平凡的劳动和创造,要是有人想阻止壮乡儿女到“山上”踏青“采茶”对歌,大家可不会答应。

不只是采茶的壮乡儿女要对歌,刘三姐和众乡亲通过对歌这一利器,极大地打击了莫怀仁为代表的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这时候,天与地与山与水,就是最好的歌台,财主下令封山了,你听,乡亲们是怎样反应的呢:州官出门打大锣,和尚烧香念弥陀。皇帝上朝要唱礼,种田辛苦要唱歌。这就是呐喊,这就是最好的心声。封山?禁歌?莫老爷,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去吧!

怕了老虎不养羊,怕了南蛇不过江。凭他刀来有刀对,茶要采来歌要唱。这就是乡亲用山歌发出的怒吼!

看,刚刚立起的禁牌,被刘三姐带领的乡亲砸了个稀巴烂!这就是觉醒,这就是反抗!这茶,大家采定了!这歌,大家唱定了!你要禁,这个规矩可不是由财主一个人说了算,咱们在对唱中一决雌雄,你们赢得了大家,这歌大家可以永世不唱。这就是壮乡人的自信。

心想对歌就对歌,刘三姐越是对唱心越欢,根本不将财主请来的高人放在眼里:

这里是条清水河,你的歌书臭气多。莫把歌书丢下去,免得弄脏这条河。

莫夸财主家豪富,财主心肠比蛇毒。塘边洗手鱼也死,路过青山树也枯。

莫老爷请来的高人,一个个被刘三姐和乡亲用歌声压得回不过神来,莫怀仁气得掉进了河中。这时候,众乡亲又唱起了山歌:

好笑多,好笑老牛跌下河,若还老牛泡死了,拿起尖刀慢慢剥。

在劳动之余,外出踏青,听一听刘三姐的歌声:莫讲穷,山歌能把海填平。上天能赶乌云走,下地能催五谷生。此时此刻,在奔向双百年目标的征程中,在全面实现小康的大道上,一传十,十传百,置身歌海,这花山上的“红辣椒”,还真唱出了壮乡人民的豪迈了呢,实现中国梦,大家不就在山歌中找到力量了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