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平台

来源:西林供电企业
编辑:何利沙
时间:2017-04-27 10:45:54
忆苦思甜

很长一段时间周末迟迟不能回家看望父亲,这周,特意推托一切繁杂琐事踏上回家的路。第二天清晨,换上泛白的便服,跟随父亲前往离家不远的果园除草,近段长时间的加班压力,心情变得有些压抑和疲劳,而此刻投身大自然,闻着淡淡的花香,聆听鸟儿嬉戏的叫声,鸟语花香瞬间冲洗了一身的哀怨情仇,心情顿时格外豁然。前几天降雨,所有的树叶皆青翠耀眼,漫山遍野全是生命的色彩。附在地面生长的植被仿佛也在疯长,给贫瘠抑或肥沃的土地披上一层厚重的翠绿新衣。看吧,春天实在是一个给人以力量的季节,所有的生命皆在此刻拼命吐露芬芳,或繁花似锦里簇拥、或峭壁上傲然,不争不抢静默存在。人生本也该如此的呀,不与人争锋,只愿做最好的自己。

和父亲各自挥舞着手中的锄头,有一搭没一搭闲聊家常。细想,已有十几年没跟父亲上山做过农活,小时候追随纯属好玩,因为大自然里总会有一些大家孩童时代觉得稀奇古怪的生物和植被,说是帮忙,实际上什么忙也帮不上,保护好自己,不被蛇鼠吓到不被蚊虫叮咬便是最大的帮忙。等到稍微成长能够帮上忙的时候却离家求学,放寒暑假回家,父母却是怎么也舍不得让其跟随爬山涉水和日晒雨淋式的劳作,于是,待在家里做家务便成了我一贯的重任。心思出游之余,才发觉硕大的汗珠早已挂满脸庞,竟有一种排出毒素后的轻松自在。不知不觉已接近晌午,父亲提议回家,等到傍晚太阳光不是很强的时候再继续未完的农活,抬头看看热辣的太阳,嘴里爽快附和。收拾工具的时候,见我来时所带的篮子装满了各类野菜,篮子我打算拿来装些松果,待返回单位的时候顺带捎上简单装饰自己的房间,父亲什么时候挖的野菜我竟全然不知,作罢,定是他在去喝水的途中看见了所以就给拾回来的吧。

回至家中,我把篮子往水池里一倒,发现新大陆一般:“爸,好多小时候我喜欢吃的野菜”。父亲回:“嗯,知道你喜欢吃,所以特意给你寻来,赶紧选些鲜嫩的洗干净等下炒了”。我满心欢喜像捡到多大的宝贝,仔细去了老叶枯叶,将洗净的野菜各自择好放在盘子里备用。半个小时以后,父亲炒了几样对我极具诱惑的野菜。雷公根汤(暑热天气里具有降火功效)、炒野芹菜、辣椒骨炒蕨菜、凉拌鱼腥草外加五个荷包蛋。这顿饭,我吃得有滋有味,野菜的味道无可替代,竟吃出了大自然的味道,这种感觉既久违又深刻,仿佛深眠体内稍有触及就唤醒释放。同时也吃出了满满的回忆,小时候的场景一帧一帧回放。童年里,过得异常贫苦却无比快乐,小伙伴之间也不会因为攀比出现摩擦,因为大家彼此什么都没有,若说有,那就是大自然的赋予,你可以拥有的我也可取,断不会出现你有我无或你无我有的窘境。孩童时代,也几乎是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零食,在我的童年里,连辣条都是极少的,一毛钱的瓜子都能吃出满嘴留香,买了瓜子塞进衣服或者裤子口袋里,时不时的拿出来嗑几颗,断不可一口气嗑完,因为瓜子是一天的零花钱所买,吃完了就再没多余的钱二次购买。要么就买一毛钱四颗的糖果,小小一颗含在嘴里东奔西跑好不好吃已是其次,那份快乐尤为真实。现在回想,给我童年时代留下甜蜜味道的糖果却是极为难吃的,香甜度不够还偶尔能吃出沙沙的拙劣感,但于当时,已经是莫大的珍贵。

小时候,父母习惯拿个饭盒装简单的饭菜当午餐,然后日复一日的早出晚归,那样的日子很苦,所有的劳动力艰辛得没有一天休息时间却也不曾听见半句怨言。父母出工,所有的孩子均无人看管,于是扎推“撒野”,上山下河无所不能,泥潭里打滚草垛里捉迷藏,纯属一帮如今看来毫无安全意识的“野孩子”,当然,“撒野”的前提是把一切家务完成,比如喂饱鸡鸭和猪狗,剩下的时间才能自由分配,农家的孩子早当家,小小年纪大家就是家务小能手,熟能生巧中练就出来的本领。太阳开始下山孩子们就变得异常兴奋,频频往远山探头,不是期盼父母早些归家歇息,而是期待父母从山上带回来的应季野果抑或陈述新鲜事物,那是大家无尽的期盼,看见远山上有父母的身影便脚底生风般奔跑着前去迎接,期待父母的饭盒里装满可口的野果。这样的期待不一定都能成真,有时候装的是欣喜,而大多时候却是失望,因为大自然的馈赠也并非源源不断,但是大家的期待依然只增不减。

童年里的艰苦生活是真的,幸福却也是发自内心的,那是一种没有依附任何物质的简单幸福感。由衷感谢父亲给了我一餐忆苦思甜的午餐,让我能够回想来时的路进而展望未来。每个时代都有它特有的生活方式,就好比见字如面有它固有的珍贵,时时对话也有它无可替代的方便快捷,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愿大家不忘来时路不忘归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