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平台

来源:资源供电企业
编辑:刘凯琳
时间:2017-07-14 11:11:59
我的一天——一个基层外线员工的抢险日记

今天早上一醒来,我赶紧摸到手机看了下时间,一看都6点半了,急忙抓起工作服套上,抹了一把脸,在楼下买了两个包子边啃边往所里赶。到所里的时候,有几个兄弟已经到了,正在商量今天的工作计划,没过一会,其他的兄弟也都来了,赵所长一看人齐了,马上主持召开了今天的班前会,对今天大家的工作做了安排,交代了安全注意事项,兄弟们抓紧时间就出发了,一时间梅溪镇街头一队红衣人驾驶着各式车辆轰然驶过,街旁的窗口偶尔传来那些尚在晨梦里的人的叫骂,大清早的吵死了。

我和唐师傅、王师傅、蒋师傅他们几个人上午安排的任务是去胡家田线路抢修,有一根在河岸上的电杆被洪水冲毁,导致这根杆后面一大片的台区都送不了电,昨天已经立好杆了,今天只要把线路架好就行。大家几个人达到现场以后,为了尽快恢复供电,大家几个人分成三组,一组上杆作业,一组运输材料做准备工作,一组做安全监护工作,实行流水线作业。在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工作顺利完成,大家检查无误后打电话和所里以及村里联系,准备让变电站开始试送,这时,廖所长带着几个资源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来了,廖所长悄悄把我拉到一边告诉我,这是县里的记者来采访的,让我把浸透着汗水和灰尘的工作服给整理一下,好好和记者说说。怎么让我面对镜头?我看了看其他的兄弟,难道就因为我昨晚在老婆的嫌弃下刮了胡子,看起来不那么像野人?不过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就不怎么会说话,更何况面对采访,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却开不了口,我只是觉得所有的抢修人员都是英雄,都是英雄。

从胡家田回到所里的时候,已经中午1点多了,我匆匆扒了几口饭,正准备挎着我的摩托车按计划出去勘察受损的线路情况,赵所长叫住我说,等会程总想亲自去勘察一下咸水洞线71号杆到75号杆被泥石流冲毁的情况,你是分管那一块台区的,对情况比较熟悉,你带程总过去,我一听急了,赶紧说,赵所,那里原来的路已经被泥石流冲毁了,开车去的话只能走两米多宽的小路,路的一边还是悬崖,太危险了吧!再说就算开车走完这一段,还得爬十几分钟的山和田埂呢。赵所一听,对我摆摆手,说你说的这些我已经和程总汇报了,程总还是想亲自去看看,了解一下一线的受损情况,我能有什么办法,你帮着带路,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心想:企业对这个抢险保电工作太重视了吧,不仅安排了尹副总在所里蹲点指挥,现在程总还亲自到一线去勘察灾情。不一会,程总带着剑哥和施工队的负责人过来了,我上车之后就往那赶,程总在车上详细询问了我这几天抢修的情况和进度,听我说完了之后对我说,在确保安全抢修的前提下,还要做好尚未复电台区的用户的安抚工作。我听了之后一边点头一边想,领导想的确实周到一些,像我就只想到埋头去抢修,难怪我现在还只是一个抄表工,我想把我想的说给程总听,最终却还是不好意思开口。一路有惊无险的到达故障点,程总认真勘察了现场,对抢修工作提出了建议,说的我是一愣一愣的,有一些都是大家之前勘察踩点时没想到的,看来程总虽然当了领导,但是毕竟是老电工出身,业务能力照样也没落下,看来我还要多学习啊。

晚上开完班后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11点了,老婆已经带着3岁的女儿先睡了,我走过去摸了摸女儿的脸,可能因为手指肚很粗,女儿在睡梦里眉头皱起来了,我赶紧慢慢的走出房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点燃了一根烟,没有开灯,烟头在黑暗里一明一暗,我想这个时候应该是我一天里最安心平静的一刻吧!刚抽完烟准备去洗个澡睡觉,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我心头一紧,难道又有紧急抢修任务?拿过电话一看号码,原来是老妈,赶紧走到阳台接起电话,免得吵到睡觉的老婆和女儿。一接通电话,妈妈急切的声音已经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儿子,回到家了吗?今天安全吗?没出什么事情吧?还要忙多久?一连串的问号铺面而来,这个时候,我仿佛不再是一个老公,不再是一个父亲,不再是一个杨师傅,只是一个母亲的儿子,是啊,母爱永远让人在温暖中前行和长大,无私的给予,无论你是咿呀学语的小孩还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妈妈的眼里,永远都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宽慰完担心的母亲,挂掉电话一看已经快12点了,赶紧扯掉衣服去洗澡,明天一大早还得出去抢修呢,值得庆幸的是,天气预报里说,明天将是一个晴天,复电抢修工程应该更快,老乡们能在最短的时限内恢复往日的“光明” ……

后记:本文选取自资源供电企业受灾最为严重的梅溪镇供电所普通外线员工杨庆伟74日当天的日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